【十日谈】鸟人与绅士:李逍遥的新仙剑时代生活

分享
2015/04/09 18:13 未分类

鸟人李逍遥

“张开!”

“啊。”

“李先生,我说的腿,不是嘴。”

“大夫,你说说我这尿不尽的毛病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怕,我跟你检查一哈儿。”

“啊!”

李逍遥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作为一个中年男人,难言之隐是目前这个年龄阶段最大的问题,不止是生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生理上的问题好医,心理上的问题难治。

在江湖上,李逍遥的形象贴满了英雄主义色彩的标签:蜀山掌门、绝世剑客、旷世奇侠、痴情男神,每一个听过他年轻时期故事的人都对李掌门顶礼膜拜。还有无数的少女听说逍遥叔叔的传奇故事之后,恨不能天天到蜀山脚下洗澡以期成为赵灵儿二世,一时间蜀山片区的的治安状况陷入混乱,李逍遥多次被邀请到大宋刑部喝茶,有关部门声称如果这种有辱大宋和谐社会建设的情况不予解决就让蜀山关门大吉,巨大的压力让蜀山第二十七代CEO李逍遥越发感觉力不从心,并且在生理状况上有所展现,比如尿不尽,又比如脱发。昨天就有个叫做房事龙的小子跑过来说什么用他做的特殊药剂洗头能够迅速解决脱发问题,duang一下头发就冒出来了,李逍遥表示从来就没听过什么duang,然后用乾坤一掷把这个小伙子biu的一声扔了出去。

从诊所出来,李逍遥方才张开的地方还隐隐作痛,为了压抑住这种莫名的疼痛,李逍遥决定到本地的蓉城酒馆喝两杯,这么多年,一有烦心事,李逍遥都会到这个酒馆喝两杯,他很享受在这个酒馆里面的清净,再喝上两杯地道的泸州老窖,什么烦心事都会迅速烟消云散。

坐毕,上酒,李逍遥满意的呷了一口,闭上眼睛,歆享着柔和的口感所带来的平和感。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耳边“小虎哥,你好坏哦。人家还没成年就带我来这种地方。”声音正是李逍遥的独生爱女李忆如,李逍遥在继任蜀山派掌门之后无暇照顾李忆如,生母赵灵儿英年早逝,而养母林月如又体弱多病,在生死之间来回切换,只能交由李大娘对。 随着年龄的增大,李忆如也出现了青春期的种种叛逆行为,比如说读一些什么《何以生箫默》《爱上你我大了头》这种莫名其妙的小说,又比如跟门下的弟子来往过密,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大家闺秀,为了这个女儿,李逍遥算是操碎了心,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走关系将其送到蓉城最好的书院里面读书,不知为何这宝贝闺女会出现在酒馆这种地方。

“嗯哼,等会还有更坏的事情哟,如妹妹。”有个头上戴着白头带身着虎皮大衣的男子不停的用手在李忆如的身上摸索着。

竟是王小虎!这混账东西跟李逍遥是老乡,从小就留着一头非主流瓦片头发型,跟在李逍遥屁股后面说要一起去仙灵岛上偷看姑娘洗澡,后面李逍遥成为一代宗师之后总是妄图拜李逍遥为师学会飞檐走壁的本事去偷看姑娘洗澡,在多次被李逍遥婉言拒绝,最后放出狠话:“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想不到多年后竟在这里遇到了他,女儿都被王小虎给泡了,李逍遥感觉一阵疼痛从方才张开的地方袭来,手不由得发抖起来。

“王小虎,放开我女儿!”李逍遥愤怒的冲了过去,抓这王小虎就掷飞出去。

“爸爸!你怎么会在这儿!”李忆如大吃一惊。

“忆如啊,爸爸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想不到你就是这样对爸爸的啊!你知不知道王小虎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是个喜欢偷看姑娘洗澡的淫贼!你跟这种人在一起,爸爸脸都给你丢光了!”

“爸爸,你误会了,小虎哥是个好人,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咱们这边的虎底捞火锅连锁店总裁,他对我是真心的,而且你不也是偷看妈妈洗澡才有的我吗?”

李逍遥只觉得眼前一黑,疼痛加剧,而且还有另一股疼痛从心房钻了出来,一时间喘不过气,整个人也渐渐的站不稳了。

“逍遥哥,好久不见啊!”王小虎醒了过来,走到了李逍遥身边,扶起了李逍遥。

李逍遥甩开了王小虎,“王小虎,我告诉你,你现在给我滚得远远的,趁我现在还念及我们是同乡!”

“逍遥哥,听说世界上有一种鸟,天生就没有脚,只能一直飞一直飞,累了就在风中安睡,一生唯一一次落地便是它死去之时。那天你告诉我要去灵蛇岛采药,我就知道,你要成为那只鸟。从跟灵儿姐和月如姐的纠结不清到身负天下大义的责任,香消玉殒的不止是她们,你的心也随之埋于尘土,这些年来,你把所有思念和寄托都紧拽在忆如身上,你真的活的不累吗?如果早知如此,你是否还会选择替李大娘到灵蛇岛求药吗?”

“会,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宿命。”往事涌上心头,李逍遥感觉到内心一阵抽动。

“对,现在对忆如放开手也是你的责任,她现在是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了。而逍遥哥,你想要的人生是什么呢?”王小虎拍了拍李逍遥的肩。

“也许是一名吟游诗人吧,不过在这之前我想落地一次了。”李逍遥感觉到一直以来的那一股让人窒息的压力陡然释去,说完这句话,他飞身冲出了酒馆二楼的窗口。

“爸!”李忆如含着泪冲到了酒馆的窗口,向下望去,并没有发现李逍遥,抬起头,发现一排候鸟正惬意的掠过天空。


从这一天起,江湖上再也没有人见过李逍遥的身影,只是听闻一些人号称在某个街角看到过一个长得很像李逍遥的男子,嬉皮笑脸的唱着歌,歌词有点模糊不清,但是大抵是这样的: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

每当别人问起他的名字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着说道:“叫我宗盛就好了。”

256556889_副本.jpg

绅士一贫

酒馆。

姜云凡在和一个中年人喝酒,虽然他不认识这个中年人,但是这个执意要跟他喝两杯。

该怎么样描述眼前的这个老头子呢,一声束腰的道服甚为考究,笔挺有型的坐姿和且如其分的酒杯拿捏姿势,倒是没有佩戴一把剑,只是旁边放着一把伞,显得极为温润儒雅,整个线条下来有种妙手偶得的工匠感,身边的那条大黄狗也是一身道袍,想必跟主人一样,都不是天下凡辈。

“小兄弟,我叫一贫。一贫如洗的一,一贫如洗的贫。”中年男子带着标准的微笑介绍着自己,完美的弧度,完美的口音。

“道长,你仿佛在特意逗我笑,看你这身穿着,完全看不出来一贫如洗的感觉啊!”姜云凡嘟囔道。

“其实,我这次来,是想收你为徒的。不要再做山贼这种没有前途的职业了,打打杀杀的有辱风化,而且你的血统注定了你成不了一个优秀的山贼。”

“大叔,侬脑子瓦特了。你谁啊你!”姜云凡对眼前这个中年人感到莫名其妙。

话音刚毕,酒馆里面杀进来来一堆小混混,手里都拿着凶器,气势汹汹的走到了两个人的桌前。

“姜云凡,我日你大爷,你他妈的好惹不惹,招惹我们鲨鱼帮!活得不耐烦了!这位大叔,你现在赶紧滚,免得等会血溅了你一身回家给老婆骂个狗血淋头。”

一贫缓缓起身走到酒馆的门边,这时一个鲨鱼帮小喽喽哂笑起来:“果然是个怕老婆的龟孙。”众人一阵狂笑。

一贫顿了一下,缓缓把酒馆的们给关上,顺手把门栓也给扣紧。

“人无礼,则无以立,也许你们父母没有好好的给你们讲一下这句话的意思,今天是时候教你们来好好理解这一句话。”

话毕,一贫用伞勾住了一坛酒甩了过去,正中刚才哂笑的小喽喽的眉心。小喽喽应声倒地,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撂倒了两个人,而且伸手一掷两人都从酒馆的窗户飞了出去。鲨鱼帮和姜云凡都惊呆了,眼前这个衣冠整齐的男子竟然拥有如此身手。

“有点意思,看来我要认真了。”正中的鲨鱼帮小头目给众人使了一个眼色,一群人将一贫围成了一圈。

一贫微微一笑,将手里的伞立了起来,“看来今天我还要教一下你们什么叫做认真。”

许多年以后,面对魔族众煞,姜云凡准会想起当年一贫带他见识什么叫做认真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等姜云凡反应过来,所有的鲨鱼帮喽喽已经全都倒在了地上,一贫整理了一下衣领,走到了姜云凡面前,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小兄弟,你我有缘,我看你品性不坏,可以收你为徒,教你怎样做一个真正的绅士。”

“请问一贫叔,什么叫做绅士?”

“绅士?也许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侠客吧。”

“比如呢?”

“像当年李逍遥那样的。”


后记:鸟人(Birdman)和绅士(kingsman)所代表的是两种中年生活状态,一种从辉煌褪下,活的疲于奔命但是心中有只不死鸟,而另一种则是延续一贯的优雅,在多年以后甚至以更加成熟和高品质的形象出现在江湖上,仙剑一中我们断层在了李逍遥的二十岁,对于二十年后李逍遥的状态我们也只能从后作中进行脑补,在本文中对两部优秀的电影作品进行了戏谑的改造,希望能够切中我们所想象中的李逍遥的中年形象。当然这个后记写的毫无必要,因为一千个玩家心中有一千个二十年后的李逍遥,他可以是鸟人,可以是绅士,甚至也可能是霸道总裁。但是那些年我们玩过的这款游戏里面,只有那一个李逍遥,叫做青春。

1428576430641217_副本.jpg

2015年4月9日,我们的青春像风暴一样袭来,而这一次,《新仙剑奇侠传》仅仅是从新开始。


姜子牙超好玩专稿,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并链回本页)

《转发到微信!
超好玩助手家族
活动推荐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7